民政风采

当前位置:新东泰娱乐 > 民政风采 >
   
    他们曾经风餐露宿,四处流浪;他们曾经衣不遮体,食不果腹;他们曾经遭人唾弃,被人驱离;他们晚景惨淡凄凉,老无所依。他们不知道自己叫什么,不清楚亲人在哪里,也说不出家乡在何方。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名字——“无名氏”。
    这个群体共有14人,受大丰市救助站委托,他们分别被托养在万盈镇广寿护理院、三龙镇敬老院和刘庄镇敬老院。在这里,他们因为得到国家的庇荫和社会救助制度的惠泽,享受到了最为人道的待遇,过上了衣食无忧的日子。也许,他们会有一天,重回故里,与亲人团聚;也许,他们将在这里,安度晚年,终老一生。但无论是哪一种 “也许”,他们的人生都是幸运的、美好的、幸福的。
   
    生活有保姆
    广寿护理院位于万盈镇,是我市托养“无名氏”最多的养老机构,5男4女共9人。其中,脑瘫2人,智障和精神病患者5人,聋哑2人。他们住在前排的一座封闭式的小院内。两名女护工、两名男护工和一名厨师,具体负责他们的衣食住行。
    “早餐:粥,雪菜烧豆腐,肉包;中餐:炒鸡蛋、红烧鱼、韭菜炒卜页、豆腐汤;晚餐:炒肉丝、炒豆芽、茼蒿汤”,这是3月23日记者在广寿护理院看到的食谱。护理院负责人吴广银介绍,“无名氏”每天的伙食费为15元,早餐稀饭加馒头、包子等,中餐两荤一素,晚餐一荤一素,每天菜谱都不一样。一日三餐,全由护工们做好送到餐桌,其中,两人需要护工喂养。
    “无名氏”来到广寿护理院后,原先污迹斑斑的衣服全被换掉,新换的衣服主要来自护理院购买和社会捐赠,护工每天都要换洗成堆的脏衣服。在广寿护理院的物资室,记者看见整箱的纸尿裤堆放在那儿。“智障人员最难伺候”,他们吃喝拉撒全都在床上,轻则,小便失禁,床单上“画满地图”;重则,大便失禁,床单上“遍地黄金”。 现在,每隔两天,护工就要帮他们擦洗身子。每晚睡觉前,都要把纸尿裤穿到智障人员的身上,早上再帮助换掉。“换下的纸尿裤堆积如山。”女护工吴春芳说。
    
    生病免费治
    由于长期的营养不良,加上恶劣的生存环境,很多“无名氏”在托养前身体极度虚弱。还有一些“无名氏”患有严重的精神病,对社会构成严重威胁。为了能让“无名氏”早日恢复健康,同时,也为了防止危害社会,救助站把他们及时送到医院进行救治。“无名氏”少则住上10多天,多则1年,看病费用全由国家买单,病愈后再送托养机构。
    2011年8月11日晚,刘庄镇境内路段,发生了一起交通事故。肇事车辆将一名女盲流撞昏后逃逸,现场撒落一地的拾荒垃圾袋。当即,她被送往市人民医院重症监护室,经过医生的全力抢救,人被救活了。听口音,像是山东人,市救助站结合病人特征,通过上网、登报等方式进行了查找,却一直未有音讯。由于找不到家人,这位“无名氏”病人在医院整整治疗了一年后被托养。住院期间,医院不仅精心为她设计治疗方案,还配备专门护工照料她,医疗费高达21万元。
    为了便于管理,广寿护理院给“无名氏”分别进行了编号。天亮后,护工会按照编号顺序查点人数。“无名氏”起床后,就在门前的院落内进行活动,围绕花池,转一转,跑几圈。吃完早饭,他们会舒坦地坐在园内的花池上,一边晒太阳,一边嬉笑玩耍。每天上午9点和下午3点,护工把他们带到院外的公园里游玩,指导他们借助各种体育器材,开展康复健身运动。
    
    回家不是梦
    每隔2个月,救助站工作人员会对“无名氏”进行回访,努力唤醒他们对亲人和家乡的记忆,从而打通返乡之路。2013年4月,新丰镇派出所接到居民举报,反映一位20多岁的年轻人,在铁轨上行走,口中念念有词。救助人员将其送往医院,经过专业医生鉴定为精神病患者。经过2个月的治疗,病情好转,救助站便将他托养在刘庄镇敬老院。工作人员遵照医嘱,按时帮其服药。经过一段时间的适应,他不仅每天把床铺整理得整整齐齐,还帮食堂师傅打扫卫生,淘米洗菜。在服务人员的精心护理下,他那模糊的记忆也逐渐恢复。在救助站人员耐心引导下,他终于说出自己叫徐启山,江苏淮安人。后经联系,他的身份也得到了淮安方面的确认。2013年11月,在救助站人员的护送下,徐启山踏上了回乡的路途。
    也有“无名氏”在亲人执着的寻找下回到家乡。25岁的王石苟原是兴化市钓鱼镇的一名男性智障患者,几年前从老家走失,流浪到我市境内,被救助站安置在三龙镇敬老院。他的家人先后到南通、苏州、上海等地,苦苦寻找,但是一无所获。后来,他的父母带着儿子的照片来到我市救助站,经过细致辨认,工作人员觉得照片上的人与托养在三龙镇敬老院的一名“无名氏”十分相似。于是,一起前往探视,果然不错。看到久别的儿子安然无恙,夫妻俩喜极而泣。后来,夫妻俩制作了锦旗,专程来到大丰致谢。

(大丰市民政局 仲维华)
来源:《中国社会报》2014年4月18日

上一篇:大丰市扎实推进“现代民政示范县(市、区)”建设工 下一篇:养老护理 谁最拿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