民政风采

当前位置:新东泰娱乐 > 民政风采 >
  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 
    在茫茫戈壁滩,有一种神奇的树木,生根地下50多米,终年抗干旱、斗风沙、耐盐碱。“活着,千年不死,死后,千年不倒,倒下,千年不朽”。它就是生命力极其顽强的大漠精灵——胡杨。
       
    来自黄海之滨的年轻战士盛德华,就是这样一棵胡杨,扎根大漠,戍守边疆,默默耕耘20年,用青春与忠诚诠释着当代军人的敬业和奉献,谱写了一曲生命的赞歌。
         
    他荣获一等功1次,三等功2次,全军优秀士官人才奖2次,连续9年被评为优秀士兵。被誉为 “忠诚使命的高原火箭兵” 、“共和国二级英模” 、全军“爱军精武标兵”、全军“百佳好班长”、第二炮兵“首届十大优秀士官”,2012年当选为十八大代表。
 
    有一个最艰苦的地方叫生命禁区
       
    盛德华出生于江苏省大丰市草堰镇成文村一个普通的农民家庭。因为对军人崇拜和向往,1993年中学毕业后,他毫不犹豫地报名参军入伍,先到青海,当了一名光荣的高原火箭兵,后又转战新疆戈壁,从事哑弹排除工作,熟练操作挖掘机、升降机、推土机等8类大型机械。
       
    风雪高原,莽莽戈壁,自古以来就是热血男儿卫国戍边,建功立业的特殊战场。盛德华所在的哨所地处大漠深处,以环境恶劣、条件艰苦而著称。夏天最高温度达到50多度,冬天室内最低温度达到零下20多度,常年风沙弥漫,干旱缺水,生活给养极度困难。
       
    “不到新疆,不知道中国有多大,不住哨所,不知道当兵有多苦”。人们都说新疆是个美丽的地方,而盛德华所在的新疆戈壁却是“千山鸟飞绝,万径人踪灭”的“生命禁区”,沙暴肆虐,哨所就被漫天的黄沙笼罩,大风卷着沙砾拍打在窗户上,墙缝里,窗隙间,小沙砾嗖嗖往屋里钻。盛德华和战友们戴上口罩,七手八脚地用床单和毛巾堵塞缝隙,但还是无济于事。沙暴过后,哨所窗户上的沙土堆了10多厘米厚,碗里、锅里、面缸、米缸里全是沙子。大家不但吃不上饭,还要花费一天的时间,清理沙子。
       
    一天下午,盛德华突然接到命令,紧急驰援数百公里外的兄弟单位,他和“徒弟”陈齐傍晚出发,天亮前到达。趁着戈壁的丝丝凉风,两人随即投入工作,开着两台推土机清理残垣断壁,晚上八九点钟,还在浓浓的暮色下顶着星星、月亮,打着车灯干活。没有住宿的地方,又没时间搭窝棚,他俩干脆就住地窝子里。一天半夜,睡梦中被子被风刮跑,两人打着手电筒追了三公里路才找回来。由于干活的地方荒无人烟,距离最近的县城也有几百公里。那段时间,在粗犷的戈壁滩上,没有歌声笑语,只有机器轰鸣。没有绿荫消暑,只有酷日当头。没有美味佳肴,只有一瓶矿泉水、一个馕和一包榨菜充饥。没人聊天说话,只好在入睡前,静静地想念哨所的战友和远在几千公里之外的父母妻儿。面对枯燥的生活,盛德华只得用拼命干活的方式,抵消那孤独的时光。
 
    有一种最危险的职业叫靶场排弹
       
    戈壁深处的导弹靶场,一辆特种挖掘机伸展巨臂,时而扎地挖土,时而转盘倒斗,每个动作都显得十分娴熟而谨慎。5公里外的半地下掩体里,20多名校官和技术人员通过望远镜紧张地注视着一切,5分钟、10分钟、20分钟……,“报告,哑弹已安全挖出!”,半小时后听到对讲机里传来盛德华的声音,大家才如释重负。
       
    靶场排弹是一个富有挑战的专业,又是个随时走在生死线上的活,因为在驾驶防爆挖掘机挖排哑弹的过程中,稍有不慎就可能触发引信,引起爆炸,造成人员伤亡。
       
    2004年5月,为适应新时代部队信息化建设要求,二炮受命组建某部效应场,需要挑选排除哑弹的人员。当时部队里没有一名专业的哑弹挖掘排除操作手,没有一套专业的哑弹挖掘操作规程。得知这个消息的盛德华,第一时间向组织递交了申请书,阐述了自己的优势,多年扎实的挖掘机驾驶技术正是哑弹排除工作所必须的,同时又表明了自己挑战困难、勇于担当的决心。他的真诚打动了部队首长。
       
    接受哑弹排除工作以后,为了更好地了解排弹装备性能,熟悉装备操作,他用普通挖掘机代替防爆挖掘机,用以前废旧的弹壳模拟哑弹进行操作,在无教材、无教员的情况下,他从最基础的专业学起,从最基本的技能补起,一次次模拟演练,让他的基础专业和基本技能得到了一次次提升和强化。2007年,在总参工程兵某科研所组织的哑弹挖掘排除课目考核中,他取得了全优的成绩,也成为二炮唯一一名具备哑弹挖掘排除操作技能的士官。在他晋升高一级军士长时,有关部门经二炮首长批准,增设哑弹挖排专业号手。专门为一名士兵设置一个专业,这在二炮历史上还是第一次。
       
    从事排弹工作9年来,他带领战友在戈壁荒滩徒步闯行2400公里,搜索弹着面积1900多平方公里,发现并排除哑弹X枚,无一失手。而他根据自己的实践排弹经验,编写出8000余字的二炮第一套《哑弹挖掘排除操作指南》,也填补了二炮哑弹挖掘排除军事训练教材的空白,为二炮武器列装改进作出突出贡献。
   
    有一对最遥远的夫妻叫天各一方
       
    “我住长江头,君住长江尾;日日思君不见君,共饮长江水……。”这句诗是盛德华和妻子冯海兰17年爱情婚姻生活的真实写照。从黄海之滨到新疆戈壁,3800公里,这是多么遥远的守望与期盼。6000多个日日夜夜,这又是怎样的煎熬与思念。
冯海兰也是草堰镇成文村人,是第一批大学生村官。从嫁给盛德华的那天起,冯海兰就担起了照顾一家老小的重任。盛德华的家庭比较特殊,他的弟弟和弟媳在浙江当兵,一个家庭里有三名现役军人,既是一件光荣的事情,但也是一件需要奉献的事情。2003年,盛德华的父亲患上了再生障碍性贫血,冯海兰带着公公四处求医,在苏州住院期间都是冯海兰床前床后的奔忙。 
  
    盛德华每年都享有60多天的休假,但实际上每年真正休假的时间不过20天左右。冯海兰清楚记得,有一次盛德华休假在家,清早她兴致冲冲去买菜,走到半路就接到盛德华的电话,说部队有事立即要走,虽然离休假的截止时间还有一段时间,但她还是赶紧回家,默默地给丈夫收拾东西。和盛德华结婚这么多年,“军令如山”,这句话她是太有体会了。 
  
    盛德华儿子盛冯浩今年13岁,是市实小六年级的学生,由于要照顾家中老人、又要接送孩子上学,冯海兰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。2010年,大丰市政府了解到盛德华的家庭情况后,特别给冯海兰在民政系统安排了一份工作。平日里,盛德华许多转业在大丰的战友也纷纷向这个家庭伸出援手,共同在艰苦环境中战斗过的情分并不逊色于血肉亲情,战友许荣军、陈伟说,他们会用爱心呵护着这个小家,他们要让盛德华放心在部队里大展身手,承载着战友们的梦想飞得更高、更远……。 
       
    端坐在戈壁的卵石里,眺望大漠深处,有一棵忠诚而挺拔的“胡杨”,静默地守候在广袤的荒原,那是天地间最美的风景。

 (大丰市民政局 杨建平 金鑫 仲维华)
来源: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政部网站》2013年8月1日

上一篇:贯彻老年法 造福老年人 下一篇:“微关爱”志愿服务进社区